• <label id="cz2t7"></label>
  • <p id="cz2t7"><noscript id="cz2t7"></noscript></p>

      1. <th id="cz2t7"><ruby id="cz2t7"></ruby></th><mark id="cz2t7"><acronym id="cz2t7"></acronym></mark>
        2022年06月14日 星期二
        首頁>新聞思辨 > 正文

        關注算法的底層建構對社會結構的影響

        2022-05-07 16:02:06

        來源:青年記者2022年5月上   作者:陳力丹

        摘要:“算法”現在已經從后臺走到了前臺,從單一走向了融合,明顯地影響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結構了。

          摘  要:在網絡研究方面,我們忽略了各種網絡傳播形態的底層建構,即“算法”;忽略了互聯網傳播技術本身的發展邏輯,僅對各種表面的傳播形態感興趣,這是造成現在網絡研究學術上進展緩慢的原因之一。“算法”現在已經從后臺走到了前臺,從單一走向了融合,明顯地影響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結構了。

          關鍵詞:聚合的算法;連接的算法;匹配的算法;推薦的算法;對話的算法;仿真的算法

          大約十年前,一位教授送給我一本厚厚的用透明玻璃紙包裝的書,內容是關于微博出現的意義、如何使用微博等等,那是他帶領學生們努力調研并做了很多統計的成果。我當時很忙顧不上看,現在書仍然被封在玻璃紙里,但我連翻一翻的意愿也沒有了,因為微博勢衰了。再翻看眼下新聞傳播學科期刊的目錄,大多數文章仍然在緊跟各種新涌現的網絡傳播形態,談論它們的特點和使用。網絡傳播形態的變化目不暇接,常常幾億人一擁而起地玩一種當紅的傳播形態,一個比一個會玩。研究它們的“特點”和使用,最多概括得比一般使用者全面些。這樣的文章選題,學術價值極其微小。

          互聯網媒介建立于一系列硬件設施和軟件,即數據和各種算法的基礎之上,并依托硬件性能的提升和軟件靈活性與復雜性的拓展。在網絡研究方面,我們忽略了各種網絡傳播形態的底層建構,即“算法”,忽略了互聯網傳播技術本身的發展邏輯,僅對各種表面的傳播形態感興趣,至少沒有予以“算法”同步關注,這是造成現在網絡研究學術上進展緩慢的原因之一。而“算法”現在已經從后臺走到了前臺,從單一走向了融合,明顯地影響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結構了。

          “算法”是為解決特定問題而設計的計算程序系統,由數據和運算規則組成,但在嵌入社會系統后,這種數理邏輯層面的規則、程序,會轉化為規則性或制度性的存在,深刻影響社會結構與文化,影響每個個體?,F在的“算法”不再僅是數據與運算規則,而是在基本單元組合連接下具有特定意向的計算系統整體。它承載了設計者的效果期待、使用者的功能期待、資本或政治的影響期待。算法的運轉不僅遵從自我的技術邏輯,同時還向各種價值邏輯妥協。各種社交媒體,盡管形態變化花樣繁多,其實不過是幾種類型的“算法”形塑著不同形態的網絡媒體。算法在給信息傳播活動提供技術支撐的同時,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人們的行動范圍。尤其是當下,“算法”逸出了數理邏輯和代碼的范疇,通過對信息流動方式的規制,直接影響個體生活,進而影響著社會的運轉和社會結構本身。

          現在“算法”支持的網絡傳播形態,已經可以讓有一定實力的企業或個人突破專業媒體渠道的壟斷,創造自己的線上展示品牌;網站建設的質量開始超越內容的加和,成為網站所有者影響力的引申路徑,建構起某種社會標準。同時,其信息排列方式還形塑著人們新的信息消費習慣。例如超鏈接,它的興起打破了傳統的信息線性敘述方式,在為用戶提供多元信息與背景材料的同時,也讓用戶陷入經常性迷失的困境,因為看似形式上更加自由的“超鏈接”消費,被框定在指定的范圍內;流量、國別的利益壁壘也限制了人們對超鏈接原初功能的期待。于是,超鏈接成為站內流量導引的工具。

          中國最早的網站是1995年張樹新女士創辦的“瀛海威”,1997年全國大網開通之時,我使用的還是1992年花4000元(那時的月工資約千元)購買的286電腦。后來考慮到讀高中的女兒的成長,我不惜花費四五千元讓她把自己的386電腦先后更換為486、586,繳費登錄“瀛海威時空”。這是一個五臟俱全的互聯網模式:人們可以在網絡咖啡屋與不見面的朋友交談,到網絡論壇中暢所欲言,還可以隨時到國際網絡上漫步。如今我女兒已經屬于當下社會的擔當人群,而她線下的許多朋友,都是那時在網上結識的,遠超出她當時狹小的生活圈子。這就是社交媒介BBS(論壇)在中國最早的形態,其底層基礎是“聚合的算法”和“連接的算法”。它放大了互動功能,將發帖主體拓展到全體注冊人員,多對多的圈層傳播成為可能。我女兒和她的朋友們,便是中國最早的網絡“算法”形塑的第一代人。

          然而,隨著算法復雜性的增加,算法的不同組合,形塑了不同形態的社交媒介。“開放”與“封閉”的技術選擇嵌入社會后,在不同空間形成不同的傳播生態。算法-媒介-人-信息與社會的交互,出現越來越多的差異,規制了用戶對不同社交媒介的使用想象。與此同時,算法以隱形設計的方式刺激著人們的情感釋放,影響著人們與不同媒介的黏著度。不同網絡傳播形態對“朋友”的聚集的要求、用戶對受眾群體想象的偏差,引發網絡社交的語境坍塌,個人的表達自由與表達沖動被規制。用戶與其他權力主體間不斷演出著“逃離-追捕”的游戲。

          本來,“算法”作為平臺基礎,是不對信息本身進行干預的。但現在不同了,例如以“匹配的算法”為底層基礎的搜索引擎,理論上對所有信息進行聚合與檢索。但在嵌入社會應用后,鑒于利益與政治的因素,信息的聚合能力受到訪問協議的制約。在信息排序與展示層面,因為用戶對頂部鏈接的習慣性消費,“算法”的設置可以造成信息列表的空間位置被賦予不等的價值,算法的排名邏輯也可以人為地將“人氣”置于“質量”之上;政治、資本等權力主體也可以改動算法進行價值導引。這種看不見的信息偏向,無形中影響著使用者的認知與價值傾向。用戶在這個過程中處于弱勢,但也開始從算法中心走向邊緣,利用算法邏輯,通過干預“輸入”影響“輸出”或對比信息的“輸入”與“輸出”,進行算法映射,利用規則進行排序干預,實現對算法的制度性反抗。

          再如“推薦的算法”,一方面緩解了海量信息與人有限注意力的矛盾,同時也無時無刻不在干預著信息與人的匹配。這種算法制造了人們理想“想象”與現實“實踐”的鴻溝。當精準傳播理念深入人心之后,這種算法引申為一種文化和規則。例如,2012年今日頭條推出了“你關心的,才是頭條”的信息傳播理念,從此人與信息的匹配不再是專業編輯把關的結果,也不再是基于社交的關系連接,而是基于需要的算法連接。以往基于公共或權威信息價值的排序被解構,曾經被置于邊緣或末端的個體需求被提上從未有過的顯要位置。算法平臺的信息生產,大都遵循商業邏輯,生產者將目標鎖定在更具消費力的群體上,沒有消費能力的群體有可能被算法隔絕、遺忘。這樣的算法系統,對用戶隱私也帶來巨大挑戰。

          智能時代又興起了“對話的算法”。目前僅表現在基于底層算法支持與限制的人-機對話方面。當交往對象從相同的人類拓展到機器,那么人的態度,算法的表現都形塑著二者的關系互動。我的外孫今年5歲,原來每天都與他的機器人對話,要求講這個故事聽那個歌曲,但很快就厭倦了,因為機器人已經難以回答這個年齡段孩子的所有問題(即這個機器人只能適應很低齡的孩子),更沒有情感。算法建立在語料庫和模型建構上,對語言的理解是機械的,并不是從人“理解”的角度出發,而是從“計算”的角度出發尋找匹配的最優,而非“語義”優先。機器人適于簡單的知識問答和執行任務程序,不可能具備有機的思維。2017年騰訊的兩個聊天機器人發生一系列重大錯誤,即使緊急撤下去進行“再教育”也無能為力,因為聊天是無邊際的,再精密的機器人也只能在一定規則的范圍內戰勝人(例如“深藍”)。“對話的算法”無論怎樣改進,機器理解的缺陷與人類想得到理想答案的動機永遠處于矛盾中。為了使用機器人,就得規訓人的表達,人服從機器的邏輯才能達到預期的目標。人創造的機器反而控制了人,這個結果叫“異化”。

          以往的“算法”,只涉及信息在同時空或跨越時空的聚合與發散的物理過程?,F在出現的“深度合成媒介”,其原理是通過“仿真的算法”,使得信息傳播兩端的形態發生變換。文本信息以音頻或視頻形式播發;某種語言輸入,通過算法轉譯同步實現多語言傳播。而特別需要注意的是,某種普通話語可以借助另外具有權威性的話語進行傳播。信息-人-情境在“仿真的算法”指導下被分離和另行自由組合。在解決當下信息傳播技術限制的同時,由于“算法”可以主動介入信息、主體與情境的分離,增加了信息傳遞過程的符號誤讀。例如,“算法”可以模仿給定的新聞或其他文章的風格;通過對書寫或繪畫特征的習得,生成風格類似的作品;可以人臉合成、人臉替換、唇形同步、人臉再現(將面部表情轉移到目標人物臉上)和動作遷移;甚至生成幾乎完全相同的整個網站或平臺。

          根據已有的研究,由深度合成算法生成的內容,被正確識別的概率只有50%。人們難以辨別“偽造”與“真實”。真假判斷的認知負擔加重,信任體系將崩塌。以往我們說的是“模擬”“仿真”,而現在面臨的是:假的可能比真的還真。目前這個技術尚處于開發階段,急需對其未來發展可能帶來的影響做深入探討。

          社會需要網絡研究在中觀、宏觀層面指出以上問題,并研究這六種“算法”的原理會造成何種相關網絡媒介的缺陷,以及網民使用時可能遭遇的風險,特別是后四類“算法”對社會結構的影響,并提出科學、及時的忠告、警告。研究者不要把精力放在當紅的傳播形態的特點和使用上,這是玩得正嗨的網民都懂的,他們需要的是關于網絡傳播底層基礎的知識和使用時的理性思考。

          【本文為四川大學共建新聞學院專項課題“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原典著作和報刊研究”(編號:GJ2020001)成果】

          (作者為四川大學講席教授,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,本刊學術顧問)

        來源:青年記者2022年5月上

        編輯:范君

        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无码电影

      2. <label id="cz2t7"></label>
      3. <p id="cz2t7"><noscript id="cz2t7"></noscript></p>

          1. <th id="cz2t7"><ruby id="cz2t7"></ruby></th><mark id="cz2t7"><acronym id="cz2t7"></acronym></mark>